是在下输了

啧。

莎莉·摩根你TM究竟把我腿藏哪儿了?

《莎莉摩根你TM究竟把我腿藏哪儿了》
人物:我的法师(莎莉·摩根)&我的猎人(哈罗德·麦克格雷迪)
声明:脚男属于我,但他们终究属于暴雪爹。私设有,讲的是一些破碎海滩之战后发生的事。比微博上的稍稍多了一点修改,大概看不出来(???)

今天过的一团糟。
猎人吃力地从病床上坐起来,抓了抓一头杂乱的长发,那上面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硫磺味,恶魔的恶臭仿佛还在他周身萦绕。哈罗德浑身酸痛的就像被十头雷象碾过去一样,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绷带和手心上大大小小的伤疤,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视野好像有点窄?但重点不在这儿。
“……莎莉,我的腿呢?”
他记得清清楚楚今天早晨他跟随大部队前往破碎海滩的时候他的两条小腿还好好地在他身上,而现在被单下那空荡荡的感觉告诉他,这不是他睡懵了,他的腿没了。哈罗德觉得自己嗓子里哽了一根又尖又硬的鱼刺,他颤抖着双手掀开被单,膝盖以下果然空荡荡的。
“莎莉!我的腿没了!”他抱着头哀嚎起来,不一会儿那个满脸疲惫的女法师就端着碗进来了,那里面散发出的味道可说不上好:“我警告你,在这紧要关头你再烦我我就把你第三条腿也打断!滚过来把药喝了!”
“可是我的腿——”哈罗德还没说完就被变成了一只只会咩咩叫的残疾绵羊,他早就知道这女的对他有偏见,该死的法师。
“你的腿早在几年前的冰冠冰川就让食尸鬼啃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下午在哨兵岭被一只地狱火砸飞出去撞在围墙上昏迷到现在,你的那两条假肢肯定是那时候被打飞了。真没想到这一下给你撞失忆了,居然忘了自己小腿是假肢这件事。”说完她把碗放在桌子上,看都不看一眼那还在床上扑腾的烦人的羊,转身出去了。
呸。臭娘们儿。
变形术很快失去了作用,坐在床边的哈罗德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就觉得右眼一阵火辣辣的疼。他的记忆不是很清晰,有些断片,但他依然能记起在跟随大部队进攻恶魔聚集地的时候,他的眼睛不慎被溅飞的石块打瞎了,这么倒霉的事发生在他身上他完全不意外,毕竟前面还有比他更倒霉的,被炮火击中连个渣都不剩。
虽然缺胳膊断腿,但至少他还活着。
破碎海滩发生的一切恐怕他会铭记一辈子,为了他的国王,为了牺牲在那里的盟友,也为了他倒霉的右眼。但如果让他再做一次选择的话,他还是会去,哈罗德深爱着这片生养他的土地,即使整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会在恶魔涉足这片大陆的时候狠狠地冲它射上一箭。他当然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他还要到那片危机四伏的大陆上,用他箭袋里的箭插满那绿皮老兽人的脸。
“嘿,莎莉,能让你老哥再给我做一副假肢吗?”喝完药,他靠在床头,问着那个低头忙活着什么的法师。
“5万,不打折。”莎莉正在给他做眼罩,她说他眼睛上那个疤太恶心了,还是挡起来比较好。
“你个该死的女巫,什么时候学会敲诈了?”
“你也可以用这两根柴火插在你膝盖底下当腿使,西部荒野还缺个稻草人,那里的收割机可喜欢稻草人了。”莎莉眼都不抬地无视了他的抗议,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过,不一会儿眼罩就完工了。
“去死吧莎莉·摩根。”
“彼此彼此,麦克格雷迪船长。”
“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
“我又不是你老娘。”
好极了,估计往后的几年她都要用他的独眼断腿来编段子嘲笑他了。

(今天做任务的时候,我的猎人跟着大部队跑,被轰过来的炮差点炸死,前面有几个冲的太快的不好拐弯就直接被炸死了,还有冲过头撞狗蛋身上暴毙的。击退恶魔入侵的时候手忙脚乱,因为人多又很卡,被地狱火大屁股骑脸好几次,这都是亲身经历x)

假司机永不为奴!

听说被秒和谐,于是我决定发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74626d0102wjt1.html

这次要再被和谐就只能)))移步微博 @史诗逆天腰子 了←